湖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物世界 >

晚上千万不要一个人玩LOL(六)

时间:2019-10-29 15:41:37
晚上千万不要一个人玩LOL(六)

美腿女孩说:看你头像亮了,你在哪啊?
我说:我在我二叔家,你呢?
美腿女孩说,我才从医院出来,下午还得来。你女朋友情绪稳定下来了,刚才问过医生了,说病情有好转。
我问,那她提起我没 ?有没有说想见我?
她说,这几天最好别?哪个女孩愿意男朋友看到她那样啊,再说有我们照顾你放心。而且你二叔在医院交了押金,应该没问题的。
我说,多谢你了啊,但是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那天没说清,你们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招魂的??有解决的犯法没有?
她过了一会儿回过来说:还挺复杂的,要不你下午过来学校,我跟你说吧。六点种我就从医院出来了,我们寝室另一个女孩和我换着看护。

我说好,到时候我跟你电话联系。

聊天完我忽然对这个招魂产生极大的兴趣,俗话说,解铃还需系铃人,只要我找到她说的方法,应该就能解决当下的困境。
可是等我回过头准备再继续读邮件的时候,发现那封李同的邮件已经关闭了,我去邮箱查看。发现它在回收箱里。
我当时很郁闷,难道是我刚才手抖点错了么?根本没有印象。
我重新点开邮件,继续看,然后这时候门铃响了。
我跑去开门,我二妈大包小包的拿着一大堆东西,我堂姐也在后面。
一见我就拍我的头,说小鬼你最近惹上谁了?是不是伤了哪个姑娘的心遭报应了?
我说哪有啊,然后接过了二妈手里的东西,因为里面有很多食材,所以我就搬去厨房了。
这里要注意,也就是说,那封邮件当时还在电脑上开着,而我走开了。
等我处理完东西回去,发现我堂姐在上网。
我过去说,你等我把邮件先看完。
然后她竟然告诉我,她删了。而且是彻底删除。
我气急了,说你怎么随便懂我东西。
她说,你太迷信了吧,还说那一看就是假的,标题还救我,我扫了几眼,不知所云,就给你删了,我怕你被人骗好不好,我爸可说让我看着你的,别整天胡思乱想!

我气结,无话好讲。

看到我堂姐无赖的解释,我也无计可施。
只能回房子里躺床上听歌休息,就这样中午吃了饭,谁了一下午。
直到快5点多我起来,给美腿女孩发短信说,我现在去学校找你。
过了十分钟,她的短信过来了,说好。到了打电话给她。
然后我就给我二娘说,我去学校取点东西,晚点就回来吃饭,我堂姐咋呼的说不让我乱跑,我就说我取书。
她拗不过我,就答应了。
我打的坐到学校,校园里一如往日般安逸,大家都下了课,三三俩俩的去食堂打饭。
我给美腿女孩发短信说,我打了,你在宿舍么?
过了一会儿美腿女孩打来电话,我接通后就听她讲,我刚才上楼把脚扭伤了,你能带瓶跌打油来我们宿舍不。
我说大白天的我进不去啊。

她说你溜进来嘛,看楼的大妈也去食堂吃饭了,我说行,那你等着。

在校门口的一家药店买了跌打油,然后我就直奔她们的宿舍楼。
说来也巧,大白天的楼道一个人都没有,我就大摇大摆的进去了。
到了2楼203,我在门口敲门,说,美腿女孩,是我。
门那头一声软软的“等一下”,让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怪怪的。
开了门,好家伙,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美腿女孩穿着一件粉红色的T恤,胸前一片雪白,包臀的性感短裙,而双腿上面是一条蛇纹黑色丝袜,脚下擦着十厘米的绑带高跟鞋。
说不出的诱惑,我当时眼睛也一时转不开,整个人都傻了。
这种真实的冲击力,每个男人都挡不住。
她一看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我刚才是准备见完你就和几个学姐去夜店放松一下,没想到就把腿扭了。
我哦了一声,原来如此,就把跌打油递过去问,你扭到哪了,严重不?
她抿了抿嘴说,你先进来吧,我站着脚疼。
我才意识到她脚伤着呢,赶紧进了屋说不好意思我忘了。

门嘎吱一声就关了,屋里就剩下我们俩个。。。

屋子里挺潮湿的,因为不是向阳面,我看着女友的床铺,收拾的很整齐,再看她墙上贴着那张她生日我送个她的,一张她照片放大成的海报,里面的樱花树底下,她弯着腰,左手轻轻的捻着一枝樱花枝,那粉色的花和她可爱的小酒窝,相映成趣,我忽然间觉得我真是对不起她,这段日子把她忽略了,才让她干出招魂这种啥事。
美腿女孩看我发呆,轻轻拍了拍我,吐了吐舌头说,你能帮我抹一下药推拿两下不,我记得你会那手?
我回过头,说那你坐下,给我湖北癫痫医院那家好看看严重不。
她做到了一张下铺,我搬了张椅子坐在一边,只见她用纤细的五指轻轻解开了高跟鞋的绑带,然后足尖笔直的从鞋里渗出来,一边还嘴唇一翘,魅惑的看着我。
我被她看得心乱,就偏过头,说,是这只脚么?你指给我看你那里疼?
她说,你等我把丝袜也脱了。
我刚说那我回避一下,他就自顾自的脱了起来,蛇纹黑色一点一点褪掉,而雪白的大腿却呈现在我眼前。
我再一次呆住了,只听她问,我漂亮么?
看着那条修长美妙的腿,我舌头打结,说漂,漂,亮。。

她说,那你就好好看着,然后一边把腿伸进了我的怀里,一边用手捋了捋头发。

我当时目不转睛的看着她,随着她的一举一动感觉身体燥热难堪。
然后接下来,美腿女孩,再一次说,你好好看清楚。
我顺着声音看向她的脸,只见她的头猛地向后一转,后脑勺出现在我的面前。
而后她用双手死死地揪着头皮,正听见一阵皮肉拉扯的声音,我看见了一张密密麻麻全是眼睛的脸,狰狞尖叫着向我扑来。
我吓得叫了起来。
眼前突然一亮,发现我还在我二叔家里,原来一切都是梦。
我心有余悸,一抹脊背,全是冷汗,而我堂姐也听到了我的尖叫,跑了进来。
我大口的喘着气,刚才的一起实在是太真实了,那张脸的恐怖,近在咫尺的幽绿目光,用言语难以表达。

我看了看表,5点整。

调整了一下情绪,在我堂姐的插科打诨小,我渐渐从刚才的噩梦中缓了过来。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美腿女孩的短信来了。
我对刚才的梦还是有阴影的,说,你照顾我女友累了一天了,来我二娘家吃顿饭吧。
她推辞再三,可是我坚持说还是来我二娘家吧,现在我不敢一个人出去。她只好答应,随后我给她发了地址。
大概六点多的时候,美腿女孩到了,二娘很客气,我们一起吃了晚饭,只有我堂姐在一旁用八卦的眼光看着,是不是问几个小问题。气氛还是很和谐的。

吃晚饭,我堂姐要回单位值班,而我也准备好好和美腿女孩谈谈。

美腿女孩对我讲,因为她对水晶啊灵媒什么的感兴趣,没事就会混一个叫做“指引社”的网站。
而那网站其中有个会招魂的人,还建了一个群,她很早就加入了,那天为了跟我女友打抱不平,就咨询了招魂的方法。
群里有个人就加了她,然后就给她说了一个叫做“十一抽杀律”的招魂术,专门针对那些玩游戏的人,然后说对沉迷于LOL或者DOTA的人尤其有效。
她们信以为真,然后就用了我和李同的生辰八字,而且还咨询了什么时间举办仪式合适。
我听到这打断她说,那个“十一抽杀律”不是古罗马的一种刑罚吗?
她说,只是重名而已,你们那个游戏不是十个人玩吗,“十一抽杀律”说的是只要被招武汉癫痫病最好的药魂的人进入游戏,十个人中就会有一个人随机的产生一些掉线或者顿卡的问题,这样你们不就完不成了么。
我心里一寒,暗想,这“十一抽杀律”绝不仅仅是那么简单。
抽杀,抽杀,怎么可能只是掉线,那晚自己的经历,那个在草丛外阴毒环伺的小丑,那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我连忙问,那个给你介绍方法的人呢。
她说,你等等,我上qq。
登陆成功,她翻了几遍好友名单,然后抬着头急声道:我找不到了!!
我说,你还记得他的名字么?
她想了说,沉吟了一会儿说,我记得好像叫什么左手!头像就是一只左手!!

这时候房子里的灯忽然闪了一下,我和美腿女孩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动一下,那怕一下!!

这时候我二娘从卧室出来了,说可能是电压不稳。
我们半信半疑,都很紧张,关于左手的事,美腿女孩是不知道的。
后面我又问了几个问题,美腿女孩大体都告诉了我,但是却没有说出解决的办法,只是这个“十一仇杀律”确实古怪,当时她留了个心眼,问那人说这真的有用么?
那人回答说,你要不相信可以跟着被你招魂的人一起游戏,绝对可以看到不同寻常的画面。
我当时就对美腿女孩提议说,你今晚就住我二娘家吧,我堂姐的屋子是空着的,然后陪我进游戏看看,到底和那人说的一样不一样,顺便验证那晚上的经历是否是幻觉。
她犹豫了一下,估计是因为她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然后就点点头答应了。
我们坐到电脑跟前,阳台上的晚风徐徐的往进吹,一缕一缕,天上是乌黑一片。
她说有点冷的感觉,然后起身要去把阳台的窗子关了。

我当时正在下载游戏,就没起身。

从那晚撞邪开始,我就一直没玩LOL,但因为我们宿舍睡在我上铺的是1区的,所以在我跟女友约会不玩的时候,如果他排不上队就拿我4区的号玩,所以我那号他也有密码,我也经常拿他1区的号玩,因为他是全英雄。
游戏很快就下好了,其间我们浏览量几个关于招魂的网页,说的挺吓人。
我进入主页面,一进去就有朋友邀请我一起匹配玩,我想了想还是点了拒绝。不想连累其他人。
然后美腿女孩示意我赶紧开始,我说好,就建了房间。
倒计时提示需要半分钟,我在这个间隙搜索了一下ID左手,发现查无此人。
美腿女孩问,那人也玩LOL?
我说,说不准啊。
一分钟过去了。
二分钟过去了。
足足有五分钟,我就是没匹配到人。
可是匹配怎么可能这么久,现在正是高峰期啊,又不是排位。
正当我们焦急难耐的时候,那徐徐的晚风又从阳台吹了进来,打到我们的脖子上,凉嗖嗖的。
窗帘也被掀了起来,呼呼的响,鼓鼓的就像藏了一个人。
我说,你刚才不是关好窗了么?
她啊了一声,说,对啊,然后忽然抓住我的胳膊压低了声音说,那个,那个,不会有那种东西吧?

我被她说的发毛,一边往阳台走去。

阳台的窗子根本没有关,而是敞开着,只有一层纱窗。
我定了定神,把窗子关好,美腿女孩在后面探过头看着,确认了没什么鬼东西才走了过来说,我明明记得刚才关了啊。
我说,这种窗子容易关了这边把那边拉开,推拉式的就这种毛病,咱们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
她脸色明显不认可我的说法,不过也没有更好的解释了。
我关好窗往回走,她却没动静。
我看她看着对面,就问,你看什么呢?
她把我一拉,说,你看,咱们对面那一层,正对面,窗台上,是不是站了一个人。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我的天,两个红红的灯笼亮着,渗出来骇人的红色光,而那阳台上,赫然站着一个人。也许是因为传统还是什么,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家在窗台上挂红灯笼。
我们两个就和那个窗台上的人对视着,因为看不清脸,只能判断是个男人,个子又瘦又高,笔挺的站在那里。
这场面相当诡异,我们也不知道是被什么吸引了,反正就站在那里愣愣的看了好久,感觉时间都静止了。

直到听到我二娘的呼唤。

二娘问,你们看什么呢?
我说对面有个人一动不动的看着我们。黑龙江哪个医院看癫痫病不错
二娘笑着说,你们真是自己吓自己,对面住的那间是开服装店的,那估计阳台上放得是假人吧。说完就走了过来。
我们俩被二娘的声音吸引转过头,可是等在回头想指给她看的时候,对面阳台却空无一人了,那个瘦高的男人不见了!!!
美腿女孩颤声道:他刚才还在那的,我害怕了!!

大娘看了看说,也许人家搬进屋了,好了,别大惊习惯了。说完就把我们赶出了阳台。

二娘说她去洗澡,问我们要不要等会儿也洗一下,我说我们上会儿网。二娘说好吧,别玩太久早点睡。
这时候我们都不敢再看阳台了,美腿女孩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意思是你还要玩游戏不。
我看的已经进入选人页面了,就说玩一局看看到底有没有怪事发生吧。
进了选人页面,我一看ID,都很正常,而且我不在1L,在最底下。
我赶紧在公屏打字,没打一行字我就问美腿女孩看到的和我一样不,得到的都是肯定答案。
然后大家也都回应了,我一看放下心来,就和大家聊起天来。
然后问大家打什么位置!
这是BAN PICK已经结束了,上单打野中单下路两个都有人报了,而我还没报位置。
我忽然间觉得不对劲,怎么5路都有人了,然后接着就到我选了。然后我发现没点天赋,就开始重新加天赋,外面进入了游戏倒计时。
美腿女孩一直都在旁边看着,到我弄完之后,忽然认真的问我说,你们这是5V5么?
我说肯定是啊。
她一把抢过我的鼠辈网上拉聊天框,大声问道:那你们这边怎么6个人在聊天!!!
我草,我当时一看聊天记录,数了数,除了我之外,竟然还有五个人!!!
没错,是五个人在说话,而且这时候,我忽然想到,玛德我是开的匹配,怎么就莫名奇妙进了排位的房间!!!
那第六个人,到底是谁!!

我正要一个一个的查,画面一黑,游戏开始了。。。。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