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名医养生 >

英雄联盟之碎裂虚空24

时间:2019-10-29 16:45:22
英雄联盟之碎裂虚空24

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浩瀚星空中只有一轮弯月散发着白色柔和的光线,照得公园里的东西都变得有些惨白,假山上的树木长得郁郁葱葱,风轻轻吹过,树叶哗哗作响,惊起一阵不知名的鸟叫声,显得有些瘆人,这里是SH市一处被遗弃了很久很久的公园,几年前一对年轻情侣在公园里神秘失踪,找到的时候尸体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这次事故导致公园被迫关闭,已经好几年了,没有人敢进来,都说这里面闹鬼,由于没人看管,公园里已经长满了杂草和各种藤蔓。


突然,一声轻响打破了宁静,公园中央的空地上出现了几张围成半圆的卡片,卡片慢慢转动着,最终变成了一个卡片圆圈,红光一闪,一个人影兀自出现在了卡牌围成的圆圈内。


人影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面对市区嘴角扬了起来。


“再见,小黄毛。”


崔斯特对着市区的方向丢出了一个飞吻,笑了笑,朝着身后的一棵大树走去,大树下停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武汉治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崔斯特走到跑车前,车门自动打开,就在他准备上车时身体一僵,立在原地,眉头微微皱了皱,扭头看向了不远处的石碑。


癫痫病人平均寿命是多少呢m;">“嘿嘿,偷袭失败,被你发现了。”


石碑上坐着的人声音粗狂不羁,他身上的披风随着微风在空中飘着,如同一面旗帜,坐在石碑上拿着把枪正对着崔斯特的后背,由于他背对着月亮,只能看见一个轮廓。


崔斯特转过了身子,看着坐在石碑上的人,这时那人面前红光一闪,一丝青烟飘了出来,红光刚好照在了他的脸上,崔斯特哼了一声。


“格雷福斯?你在这里做什么?”


“哈哈哈哈!我在这里当然是等你了!”格雷福斯狂笑一声,嘴里的烟雾随着他的动作飘出老远:“我说崔斯特,你可真是个大忙人,我找了你几年,终于听说了你的踪迹,还好今晚我没有去那个酒店,要不然就被你小子溜了。”


“那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


格雷福斯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得意的说道:“崔斯特,你用命运能跑多远我心里有数,SH市的地图就在我的脑子里,我计算了一下,以那个酒店为中心方圆五公里之内,只有这里比较隐蔽,而且这里闹鬼,没人敢来,我还在这里发现了一辆跑车。”


崔斯特眉头一挑:“看来你到是费了不少心思,不过......我不是很明白,费了这么大的周折,你到底想干什么。”


“当然是杀你啊。”


格雷福斯淡淡说道,稀松平常的口气像是在说一件极为平常的事。


“砰!”


枪声响彻了整个公园,惊起了已经熟睡的鸟,鸟郑州市治疗癫痫病的最优秀医院儿们四散而飞,公园里变得喧哗起来。


格雷福斯的枪一直对着崔斯特,话刚说完他的手指便扣动了扳机,他与崔斯特之间相隔仅仅十来米,如果格雷福斯散弹枪里的子弹全都覆盖过去,崔斯特不被打死也会被打成筛子!


崔斯特冷笑一声,把系在腰间的布袋打开,用力往前一丢,几百个筹码如同天女散花般被他丢到了半空中。


散弹打中了半空中的筹码,顿时几百个筹码就被打成了碎片,堪堪挡住了子弹的攻势。


格雷福斯轻轻一跃,从石碑上跳了下来,他看着地上的筹码碎片,有些诧异的看着崔斯特,打趣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黄元赌场里的筹码吧?我记得红色的筹码每个是一百万,这里看样子有几个亿了,崔斯特,没想到你为了躲避我这一枪竟然花了几个亿,我这枪里可是不止一颗子弹,下一枪,你用什么来挡?”


崔斯特没有理会格雷福斯,他冰冷的眼神盯着黑洞洞的枪口。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说过了,我要杀了你。”


“为什么?”


格雷福斯愣住了,他用力吸了一口烟,半晌,缓缓放下了手里的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杀你,我只知道,我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就是为了杀你。”


崔斯特冷哼一声:“这里不是瓦罗兰,也不是召唤师峡谷,这里是人类世界,你为什么非要执着于设计师给我们按上去的仇敌关系?”


格雷福斯抬头,冰冷的月光下崔斯特的脸庞变得有些朦胧。


“我知道,我知道那些都是假的,可是......”格雷福斯再次抬起了枪,大笑起来:“可是我就是想杀你!这不需要理由!受死吧崔斯特!”


“砰!”


“疯子!”


崔斯特骂了一句,身子一歪,手指扭动,三张卡牌被他捏在了手里,卡牌散发着微光,向着格雷福斯的方向疾驰而去,其中两张与飞过来的子弹撞击在了一起,强悍的力量使得卡牌被打成了碎片,子弹也偏离了方向,打在了一旁的假山上,打出点点火花。


剩下的一张卡牌飞向了格雷福斯的面门,格雷福斯冷哼一身,身子一扭,卡牌贴着他的嘴唇飞了过去,切断了他嘴里的香烟。


“格雷福斯,听好了,我不想和你动手。”


“崔斯特,你的废话越来越多了。”


格雷福斯轻拍口袋,两枚硕大的子弹腾空而起,格雷福斯伸手抓住了空中的子弹,一把塞进了散弹枪,打开保险,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不远处的崔斯特。


“砰!”


“冥顽不灵!”


崔斯特两只手作扇装,每只手里都捏着几十张卡牌,看着飞过来的子弹,崔斯特动了,他不断后退,每退一步便扔出几张卡牌,卡牌与子弹碰撞出无数火花,崔斯特动作轻盈,即使有漏过的子弹飞来,也被他灵活的走位躲过,他就像是一个跳舞的艺术家,游走在战场之上!


“看你还能撑多久!”


格雷福斯不断将子弹塞进枪里,一枪接着一枪,像是在发泄他心里的怒火,枪口对着崔斯特喷射着愤怒的火焰,即使没有一颗子弹打中崔斯特,格雷福斯却并没有停下来的念头。


崔斯特丢出了最后一张卡牌,额头上渗出了汗珠,格雷福斯就像是一头发狂的公牛,不断重复着装弹射击的动作,在他的脚下已经有了几十个弹壳。


“够了!你奈何不了我的!”


崔斯特喊了一声。


格雷福斯停了下来。


“刚才只是热身而已!尝尝我的终极爆破弹!”


格雷福斯冷笑着从腰间摸出一个子弹,这颗子弹足有手臂粗细!


崔斯特紧皱眉头,他心里清楚,无论如何自己都挡不住这颗子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格雷福斯将子弹装进枪内。


“一路走好。”


格雷福斯抬起了枪,对准了不远处的崔斯特,他的手扣在了扳机上,只需轻轻一按,这个宿敌就会永远的消失,再也不会复活。


场面安静了下来,就像刚开始时的安静。


“你为什么不开枪?”


“我想再多看几眼你无奈的样子,这是最能让人激动的表情。”


格雷福斯脸上的横肉抖动着,他并不是不想开枪,只是在他准备开枪的时候,闻到了一股腥臭味。


“我猜你也闻到了什么东西吧。”


崔斯特不动声色的把手放在了胸前,几张红色的卡牌凭空被他捏住,他微微扭头看向身后,身后几十米外的荆棘丛里出现了两点红光。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