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成长 >

英雄联盟之碎裂虚空05

时间:2019-10-29 15:16:21
英雄联盟之碎裂虚空05

昏暗的房间里烟雾弥漫,几十台电脑分作两排放在黑兮兮的桌子上,仿佛只要用手一刮,就能刮出一大片的灰尘,十几个年轻人坐在电脑前专心致志的玩着游戏,他们有的光着膀子,手臂上有着各种各样的纹身,有的不停抽烟,用双手猛敲键盘,嘴里骂着脏话,甚至还有几个穿着校服的小孩,同样是嘴里叼着烟玩游戏。

伊泽一行人缓缓走了进来,这些坐在电脑面前的人只是专心玩着自己的游戏,对房间里多了几个人丝毫没有察觉到,他们只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

“你最好查快一些,我一分钟都不想在这里待下去。”

阿卡丽捂着鼻子,房间里散发出一种很恶心的霉味,其中还掺杂着烟味、体臭味、甚至还有某些男人脚上的味道,看来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打扫了。

艾瑞莉娅看了看这些人,随后目光转移到了房间的角落里,角落里有个人正坐在电脑前玩游戏,这个人穿着背心,体型很胖,圆滚滚的脸上有一颗很大的痣。

“就是他了。”

双眼上翻且无意识.75em;">艾瑞莉娅指了指狂小狗,众人目光全都聚集到了角落里,伊泽看了看那个胖子,点点头,还没走过去,身边的薇恩却突然窜了出去。

薇恩几乎是跳着跑了过去,她一脸激动的跑到了狂小狗的身边,双手抱着狂小狗的手臂。

“小狗!小狗你还记得我吗?我是薇恩啊!”

薇恩大声叫喊着,不但把狂小狗吓了一跳,还把整个网吧里的人目光全都吸引了过来。

狂小狗转过头来,望着自己身边这个瞪着大大眼睛盯着自己的卡哇伊少女,眼睛里满是疑惑:“你是谁呀?”

他的眼神里充满了疑惑和不解,对薇恩没有一点熟悉的感觉,薇恩看着狂小狗的这个眼神,鼻尖一酸。

薇恩用力摇晃着狂小狗的手:“别开玩笑了,小狗,你记得我的是吧?你一定记得我!我是薇恩啊!你最爱的小恩恩啊!”

狂小狗思索了一阵,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你说的没错,我的朋友是叫我小狗,但是,小妹妹,你认错人了吧,我确实不认识你啊。”

薇恩瘪了瘪嘴,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你怎么这个样子啊!你怎么会不记得我呢? 我是薇恩啊!难道以前我们在一起度过的那段美丽时光你忘记了吗?”

网吧里的人全都看着这边窃窃私语,指指点点,这时坐在狂小狗身边一个光着膀子抽烟的二流子一把抓住了薇恩的手,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小妹妹,怎么了?被这个家伙甩了?唉,不是我跟你说啊,现在的男人啊,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唉,像你这种单纯的小妹妹最容易被他们欺骗了,还好今天你遇到了我,不是哥跟你吹,我这个人啊一身正气,最见不得这种负心的男人了,你说,要卸他哪只胳膊,叔叔帮你削他,对了,小妹妹,你还没吃饭呢吧,要不叔叔先带你去吃饭,然后再来揍他?”

这人说着说着两只手就抓住了薇恩,薇恩回头看了一眼,厌恶的将手抽了出来。

“诶!小妹妹,别害羞啊!叔叔带你去……”

“滚一边去。”

阿卡丽走了过来,手上寒光一闪,一把镰刀正好横在了他的脖子上,只要再往前一点,估计脑袋就得和身体分家了。

阿卡丽的声音十分冰冷,有种令人难以抗拒的魔力,二流子从阿卡丽的声音里听出了认真,他相信,如果自己真的还要再去拉一下薇恩的手,这把镰刀真的会砍在自己的脖子上。

网吧里的人全都看着这边,他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娇小的女人威胁实在是没有面子,看着周围不屑的目光,他恶狠狠的说着:“哪……哪里来的小鬼!滚一边去,别……别……”

话还没说完,一只大脚就踢了过来,正好踢在这个男人的脸上,一瞬间就把他从椅子上踢飞出去,最后落在了垃圾堆里。

慎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想活的话,离开这里,我不会再给你一次机会。”

二流子恶狠狠的盯着慎和阿卡丽,嘴里骂骂咧咧的跑出了网吧。

狂小狗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没想到薇恩的这些朋友说动手就动手,脸色变得铁青:“各位大哥!我是真的不认识她啊!我也没有跟她交往过,你们肯定是认错人了!”

伊泽走到狂小狗的面前,尽力将自己的语气调整到平和一些,轻声说道:“小狗,你别紧张,我们没有恶意的,你跟我说,你真的不记得薇恩了吗?”

狂小狗几乎都要哭出来了:“我真的不认识她!我也没有见过她!”

“嘭!”

网吧的门被人踹到了一边,风风火火的走进来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这个女人面色不善,却长得非常漂亮,凶巴巴的一路走来周围的人竟然不敢阻拦,网管躲在柜台后面瑟瑟发抖,门被踹了一句话也不敢说。

“好啊你小子!老娘就知道你又跑来这里上网了!”

这个女人走到狂小狗的面前,一把揪住了狂小狗的耳朵,拧了一个标准的三百六十度。

“别……别……别揪耳朵!小西......媳妇儿,我知道错了!我这就跟你回家!”

狂小狗被揪住了耳朵,却丝毫不敢反抗,只能不断求饶。

小西看了一眼伊泽几个人:“你们是谁?”

薇恩看到狂小狗被揪住耳朵,连忙伸手将小西的手扯了出来:“你别欺负小狗!”

沈阳哪家医院治癫痫更正规?text-indent:2em;line-height:1.75em;">

狂小狗如释重负,连忙退到墙角揉耳朵。

薇恩泪眼汪汪的跑过去,双手抓着狂小狗的手:“小狗,别怕,你仔细想想,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狂小狗几乎快要崩溃了:“大姐, 你到底是谁啊?我真的不认识你啊!”

薇恩慢慢放开了抓住狂小狗的手,睁着两只泪眼,深情的望着狂小狗,抽泣起来:“你真的忘记了吗?你再想想,我是薇恩,你还记得吗?你玩我玩得很好的!真的!玩过我的男人很多,但是在这个世界上,你却是玩我玩得最好的,那些男人会玩什么?他们只会乱玩我,可是你不会,你很有技巧,我在你的手里被你玩出了很多花样,被你玩的时候,我很开心,就像要飞起来一样!纵然这个世界上很多男人都喜欢玩我,但是我的心里,你是第一位,没有了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伊泽听到这里,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喂,她这么说,真的没有问题吗?”

伊泽扭头望着一旁的慎,慎沉思了一会,说道:“嗯,应该没问题吧,据我所知,有很多人玩薇恩玩得也不错,但是全世界范围来看,狂小狗确实是一个玩薇恩的佼佼者,可能薇恩对他的感情最深吧。”


狂小狗听到薇恩的深情表白,非但没有被感动得一塌糊涂,反而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薇恩,恨不得要把她生吞下去一样。


“你胡说什么????”


狂小狗吼了出来。


小西慢慢的走到了狂小狗身边,她面容温和,背对着狂小狗,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看了看还在抹眼泪的薇恩,轻声说道:“小妹妹,你刚刚说什么?你说小狗玩过你?”


薇恩连忙点点头:“是啊是啊!”


狂小狗听到这话,脸上的冷汗开始往外渗......



小西接着问道:“那小狗玩了你几年了啊?”


薇恩歪着小脑袋:“嗯......具体的时间我不记得了,但是有好几年了吧。”


小西的脸上掠过一丝煞气,狂小狗脸上的冷汗开始流了下来。


“你刚才说小狗玩你玩得很好?”


薇恩兴奋起来:“是啊是啊!玩过我的男人很多,但是玩得最好的就是小狗啦!他会对我使用很多有趣的技巧哦!每次都玩得人家心花怒放的呢!”


小西脸上的青筋开始冒出......狂小狗脸上的冷汗开始像水龙头一般不断的往下流......


“那......有多少个男人玩过你呢?”


“记不清了......反正很多啦!大概上百万的样子,不过他们也不是经常玩我,有的人玩过我一两次就不玩了,但是小狗却没有放弃过玩我哦,他心情不好的时候玩我,心情好的时候也会玩我,总之每天他都要玩我几次呢!”


“那他玩一次给你多少钱?你这么漂亮,估计要好几百吧。”


薇恩愣了愣:“他从来没有给过我钱啊,我为什么要问他要钱呢?都是免费给他玩的啊,再说了,他玩我我会很开心的,就算让我给他钱我说不定也会给他哦!”


“啪!”小西终于忍不住回头抽了狂小狗一个耳光。


“狂!小!狗!”


这一声怒吼震得整个网吧都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这个小小的角落里,小西脸上青筋爆出,血红的眼睛恨不得要把狂小狗吃下去一样。


“好你个狂小狗,当初结婚的时候你说过会一生一世只爱我一个人!亏得老娘当年被你的花言巧语迷得失了魂,还把你说的话当真了!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背着我来网吧玩游戏就算了,我可以理解,没想到你还......还敢背着老娘找......小姐!好吧,就算在我身上你找不到什么快感,偶尔出去找一次老娘也认了,但是你竟然还玩了这么多年!”


说到伤心处,小西也流下了眼泪,她指着薇恩大喊大叫:“这个女人!你刚才听她说了吗?玩过他的男人有上百万个!上百万个!!这样的女人你也要?你也要??我特么跟你结婚这么多年,你在床上的花招老娘闭着眼睛都能给你数出来,刚开始我还以为你只是因为胖使不出更多的招式,没想到你这个白眼狼竟然把所有的招式都使在了她的身上!还玩到了世界第一?真给你能的!”


伊泽张大了嘴巴:“喂,猪腰子,你确定他们没有误解薇恩的意思?”

慎想了想:“额......薇恩说的不错,小狗确实是把薇恩玩到了世界第一......不过好像不是这种玩法啊!”


小西停顿了一会,抹了抹眼泪:“怪不得我们结婚这么多年了还没有生下孩子,怪不得你每次在床上都感觉力不从心的样子,原来你把最精华的东西都给了这个小妖精!怪不得每次都是随便交交作业就完事了!跟你结婚的这几年,老娘就没有一天舒坦过!罢了罢了,退一万步说,你玩了就玩了,但是你为什么不给钱!!!!!!当初就是因为你老实我才会答应嫁给你的,没想到你......你连出去嫖都不愿意花钱!”


薇恩拽了拽小西的衣角:“那个......大姐,玩我需要花钱吗?”


小西回头像望着白痴一样的洛阳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望着薇恩:“你这个智障!玩过你的男人上百万,就算每个人只给你一块钱你也成百万富翁了!亏你还长得这么漂亮,怎么就没有脑子呢?”


薇恩歪着头想了想,又伸出手指掰着指头数了数,喃喃说着:“百万富翁......哇!那我不是可以买很多很多的零食和玩具了!”


说到这里,薇恩兴奋的望着狂小狗,把一只粉嫩的小手摊开伸到了狂小狗的面前:“小狗!快给钱!你玩我这么多年......算了,大家都是熟人,我给你打个折,就给我一千块钱吧!”

......

......


整个网吧都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薇恩的身上,薇恩仿佛没有察觉到这些邪恶的眼光,依旧天真的望着已经崩溃了的狂小狗。


“我靠!哥们,你听说了吗?那个胖子玩这个小女孩玩了好几年,每天都要玩,她只要一千块钱!”


一个叼着烟头的红头发男人激动的推了推身边另一个黄发男人。


黄发男人木讷的点点头:“我靠......上次我去找了一个大妈还花了两百呢!这也太便宜了吧......”


狂小狗快要抓狂了,他结结巴巴的说道:“媳妇儿......你别听她瞎说!我真的没有玩过她!”


小西“啪啪啪”扇了小狗几个耳光,一脸的鄙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人家都已经找上门了你居然还敢否认?我算是看透你了,当年我真是瞎了这双眼睛才会看得上你!你不用跟我说话了,离婚!现在就离!”


小西流着泪,头也不回的朝着网吧门口跑去,撞到了几张桌子也全然不知。


伊泽吞了口口水:“喂,猪腰子,他们该不会是误会了吧?”


慎挠挠头:“我也不知道啊,薇恩说的没毛病啊,他们怎么会误会呢?”


狂小狗走到几人面前,哭丧着脸:“各位大哥大姐,现在还没到四月一号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不要耍我了好不好?”


说完这话,狂小狗快步追上了小西:“媳妇,你听我给你解释啊!”


“我不听我不听!”


“不是,媳妇儿,我真的不认识他们,你听我给你解释好不好?”


“我不听我不听!”


......


......


伊泽走到薇恩的身边,拍拍她的肩膀,叹了口气:“唉,看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人认识我们了。”


艾瑞莉娅踌躇了一下,说道:“要不......我再试试?”


“嗯?”


艾瑞莉娅没有说话,将目光转向了另外一处角落。


角落里只有一台电脑,电脑的屏幕显示着好几个聊天窗口,坐在电脑前的也是一个胖子,这个胖子光着头,堆满肥肉的脸上挂满了邪恶的笑容,鼻梁上还戴着一副眼镜。


这时,屏幕里的一个聊天窗口闪动了一下,胖子连忙抽回了还在抠脚的手,从桌子上拿起一幅耳机胡乱戴到了耳朵上,两片如同香肠一样的嘴唇贴着麦克风发出了“娇喘”。

“小轩在不在,小轩在不在,对对对!我是娇妹!人家是娇妹啦!”

......


艾瑞莉娅走到了这个胖子面前,胖子不舍的将目光从电脑屏幕上转移到了艾瑞莉娅的身上,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位美女后脸上像是开了花一般。


艾瑞莉娅清了清嗓子,对胖子说:“那个......你还记得我吗?”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有名吗em;line-height:1.75em;">胖子连忙点头:“记得记得!你是那个什么......额......我突然忘了,你叫什么来着?我玩过你吗?.......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是不是也玩你玩得很好?那什么......玩你要给钱吗?”


艾瑞莉娅的脸已经冷了下来:“我是艾瑞莉娅,你......玩我玩得不是很好,我也是......不要钱的。”


胖子更加激动了,他站起来两只手紧紧的抓住了艾瑞莉娅的手,迫不及待的说:“没事没事,小娅娅,玩不好没关系,现在咱们就去开房,多玩你几次我就玩得熟练了。”

......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