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成长 >

我是一只小小龙 第二季 25

时间:2019-10-29 16:11:14
我是一只小小龙 第二季 25

 第二十五章 何为虚空,何为神?

虚空,虚空之门。造物主所创造的世界就像是一个个的温室,每一个温室都有着不同的形态和力量法则,但是人类将这些温室称之为“平行宇宙”。当然了,既然是神创造了世界,自然就会留下出口,或者入口。作为一个独立的空间是不可能完全封闭的,而这个出入口就是“虚空之门”。

 每一个位面都有一道虚空之门,只是生活在那里的人们由于诸多因素而无法发现而已,掌握了虚空之门,就等于掌控了整个世界的入口,虫族的天赋就是探索虚空,如果它们找到了虚空之门,便会大举入侵,屠杀火龙族的应该只是穿越虚空过来的先行部队。

 “你的意思是他们是来找虚空之门的?”盖伦惊讶道。

 天决麟点点头。那么仅仅只是一个先头部队就这么厉害了,那么正规部队得有多猛?盖伦有些不敢想象,真的是太匪夷所思了。

 “那么阻止它们的关键就是虚空之门吗?”嘉文说出了关键,希瓦娜紧紧的捏着亚历克斯的鳞片,火龙族被屠杀,她心里当然不好过,毕竟那里是她的起源,敌人只是昂克莱斯而已。

 这时候嘉文抓轻轻的住了希瓦娜的手,希瓦娜不由得觉得一阵放松。

 “赶在虫族之前掌握虚空之门,这是最好的办法。”凯尔道。

 “如果我们没来得及怎么办?”盖伦道,潜移默化的,他感觉到肩负的已经不仅仅是国家的责任了,还有对于这个世界的责任。

 “那么就关闭它,然后剿灭残余的虫族。”天决麟道。

 “那么我们现在要走的就只有两条路,一是赶在虫族之前找到虚空之门,二是找到虫族的先头部队,阻止它们寻找虚空之门。”艾瑞莉娅道。作为艾欧尼亚领袖级的人物,自然一眼就看到了问题关键之所在。

 天决麟点点头,道:“你这样的确没错,但是对于虚空之力的掌握我们一无所知。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虫族的先锋,阻止它们。”

 入夜了,凉风习习,艾瑞莉娅已经动身回艾欧尼亚了,因为她认识一个人,那个人极有可能是虫族的“先锋”,万一虚空之门在艾欧尼亚被打开,那么整个艾欧尼亚将首当其冲承受灾难,艾瑞莉娅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希瓦娜找到了泽拉斯,泽拉斯对于希瓦娜来说亦师亦友,泽拉斯一点点的看着希瓦娜长大,变强,也将希瓦娜当做女儿一般的看待。

 “泽拉斯,我...”希瓦娜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泽拉斯道:“有什么话就说吧。”

 “我觉得我好没用。”希瓦娜失落的低下头道。

 “怎么会这么觉得?”泽拉斯有些惊讶,希瓦娜居然会这样说。

 “我,我知道的太少了,对于德玛西亚,对于这个世界,我就好像始终被蒙着头一样,除了战斗和嘉文,其它的我都一无所知。”希瓦娜道。

 “呵呵,慢慢的你总会了解的,不要过于心急。”泽拉斯道。

 “可是凯尔姐姐今天说的那些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好像关乎整个世界的生死存亡,可我却一点儿也不懂,他们说,我只能傻傻的听着,也帮不上忙。”希瓦娜道。

 “哈哈哈。”泽拉斯笑了,希瓦娜没有一个完整的童年,虽然她强大无比,却有着一种源自于心灵深处的自卑,因为她的成长是不完整的,但是泽拉斯笑的是,她有一颗“以天下事为己任”的心。没有这颗心,就算力量再强,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强者。

 “那么就去改变吧。”泽拉斯道。

 “改变?”希瓦娜不解。

 “放手去做你该做的事情,想做的事情,能做的事情,你总有一天要肩负起责任,而不是依靠嘉文,你要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他,和他一起去改变,改变那些还未成定局的定局。”泽拉斯一语豪情,那好像是自己年轻时无上的信念,改变,一个人的力量可以无限

 希瓦娜陷入了沉思,随后她又点了点头。她去了天决麟的房间:“天决麟先生,很抱歉这时候还来打扰你。”

  天决麟一愣,这个龙女这时候找自己有什么事情?我和她很熟吗?

 “你有什么事吗?”天决麟道。

 “请你告诉我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吧。”

 “世界?哪个世界?”

 “所有的!”

 “呵呵,”没想到这个龙女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天决麟觉得很有意思,道:“世界到底是怎样的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嘉文有些奇怪,娜娜跑去了哪,直到他在天决麟的房间里听到他们在谈话,天决麟的声音很大,刚想敲门,却被天决麟所说的事情吸引住了,那好像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充满着未知与广阔,令人向往。

 于是嘉文和希瓦娜坐在一起,听天决麟讲了许许多多的闻所未闻的事情。飞机,核弹,兽人,精灵,德鲁伊,东方神龙。

 战争学院,因为这里有一个战争学院,所以这块地方都叫战争学院了。战争学院是瓦罗兰大陆上的一股中立势力,起初它成立的原因是为给世界培养优秀的人才。

 魔法,奥术,炼金,武技,只要你有足够的天赋,便能在这座学院中学到所有自己想学的东西,当然了,瓦罗兰自然也不缺乏天赋异禀的人才,在那个遥远的时代,一个混乱的时代,一代军神如同太阳一般冉冉升起。

 嘉文一世,这个由落魄贵族成皇帝的传奇,他用他所学的知识组建起军队,战胜了强敌,最终统领德玛西亚,就在世人以为他要征服全世界的时候,他却停下了征战的步伐,他道:“战争的目的,是为了和平,希望后人铭记。”

 瑞兹合上手中的魔法书籍,对旁边负手而立的男子道:“虚空之门已经打开了。”那男子并没有说话,瑞兹又道:“这不正是你所希望的吗?”

 那男子犹豫了一下,道:“早已不是了。”

玛尔扎哈,虚空先知,他正是探索瓦罗兰大陆虚空之门的虫族先锋之一,而且他已经在这片大陆潜伏了很久很久,直到他慢慢的喜欢上这里,他觉得这么美的地方不应该由虫族来终结。

 “在什么地方?”玛尔扎哈问道。瑞兹戳了戳桌上的地图,道:“恕瑞玛。”

“还好,那里只是一片沙漠。”玛尔扎哈有些庆幸,如果虚空之门在人群繁茂的地方打开那么对于那里的人来说将是毁灭性的灾难。

 “我们得将这个消息告诉各国元首,真正的灾难来临了。是时候放下手中的战争了。”瑞兹道。

 “我得先通知卡尔玛。”玛尔扎哈道。

瑞兹却道:“不用了,艾欧尼亚已经知道了一些消息,看来有人比我们更了解虚空。”

 听了瑞兹的话玛尔扎哈有些惊讶,关于虚空的信息只有战争学院的高层人员才会知道呀,因为这种消息一旦散布出去必将引起民间的恐慌,但是艾欧尼亚从哪得来的消息?

 “那我们这就通知各国元首,只是......”玛尔扎哈有些犹豫。

 “只是什么?”瑞兹有些明知故问。

 “只是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他们之间结怨太深,偏偏他们又是各国中最为强大的两个国家,要让他们放下仇恨共同合作,这只怕......”玛尔扎哈话说一半,瑞兹道:“不管怎么样,总得试一试,事关大陆的生死存亡,相信他们知道应该怎样做。”

 皮尔特沃夫,凯特琳在警局中有些无所事事,皮城从犯罪之城变成法制之城,凯特琳功不可没,每当上街巡逻,要签名的粉丝都能排成一条长龙,当然了,这种崇拜是对于她能力的认可还是出于仰慕她的美貌,就智者见智了。

 凯特琳手托着精致的下巴百无聊赖,最后她决定去酒店一趟,昨天听到的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比犯罪团伙有吸引力多了。

 “蔚,我们去酒店。”凯特琳道。蔚从梦乡里被惊醒过来,昨天巡逻的实在太晚了,以至于她在上班时间打瞌睡。蔚揉揉眼睛,道:“师父,今天不是在局里吃吗?”

 “谁说是去吃饭了,我们去......”

 “去什么?”

 “去找一下那个男的。”

“啊!不会吧,师父你这么快就喜欢上他在了吗!虽然屠龙的男人真的很帅,但是...嗷!”

 凯特琳拍了一下蔚的脑袋,道“瞎想什么呢?我们这是要去调查虚空。”

 “调查虚空?”蔚有些不明白,昨天的事她听的云里雾里的。

 但此时盖伦正无比纠结的攥着手中的魔法信笺,老皇帝又传信来了,而且这次的信息对嘉文和希瓦娜来说,是大大的不利。

  “嘉文,嘉文。”盖伦急冲冲的走进了嘉文的房间,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希瓦娜与嘉文浓情蜜意的时刻。

 “盖伦,发生什么了?”嘉文松开希瓦娜的手,看盖伦这么紧张,一定是发生了很要紧的事情。

 “嘉文,你看一下这个。”

 嘉文看到信笺的样式就知道是父皇传来的消息,难道说德玛西亚出事了?嘉文打开信笺,希瓦娜也过来凑热闹。

 “嘉文,我亲爱的儿子,你此次弗雷尔卓德之行虽然未按照计划与雷霆族结盟,但是却找到了一个更加强大的盟友,你的远见让我感到骄傲,更重要的是你还取得了龙人族女皇的信任,让为父深感欣慰。你已经有了统领帝国的资格,但是...呵呵,你还缺少一位皇后。你返回德邦,必定路经皮尔特沃夫,皮城军政大臣之女凯特琳小姐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孩子,我有意让你和她...皮城君主对此事也十分赞同,你不妨和她多接触,相信你会非常喜欢她的。”

 。。。。。。

 沉默,一阵沉默。直到希瓦娜发出颤抖的声音:“嘉...嘉文。”

 希瓦娜可不是一个四肢发达目不识丁的半龙人,相反,由于希瓦族男从武女从文的传统,伊莉丝教会了希瓦娜许许多多的知识,如今这一字一句映入希瓦娜的眼睑,仿佛就像一把把尖刀扎在她的胸口,“我要失去嘉文了吗?”这是希瓦娜现在唯一的念头。她害怕失去嘉文。

第二十六章 乱点鸳鸯谱

嘉文转身抱住了希瓦娜,道:“没事的,你要相信我。”就在这时酒店的一个侍者敲了敲门,门本来就是开着的,这么做只是为了引起大家的注意。他行了一个礼,对嘉文道:“尊敬的客人,凯特琳警官想要见您。”

 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嘉文犹豫了一下,道:“知道了。”嘉文想了想,又攥紧了希瓦娜的手,道:“一起去。”侍者显得有些惊讶,多少王公贵族想要请凯特琳小姐吃一顿饭都没机会,凯特琳小姐会主动请一个男人吃饭都已经是不可思议的大新闻了,而现在这个男子居然还带着另一个女孩子去,真是不识趣呀,这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机会。

一路跟随侍者,两人来到了一个包厢门口,一看这包厢就知道在这里吃一顿绝对不便宜了,嘉文敲了敲门。

“请进。”

 嘉文走进包厢就看到凯特琳那优雅的微笑,略带着一点吃惊。吃惊自然是来自于希瓦娜,这个紫裙女孩似乎和嘉文走的很近。

 嘉文坐下,希瓦娜自然紧挨着嘉文,蔚蓝色的眼睛还止不住好奇的打量着凯特琳,或带着些许敌意。凯特琳被希瓦娜看的有些不自然。

 “蔚,你干嘛一直站着,坐下吃东西。”凯特琳淡淡道。蔚一愣,不是说好的自己今天只站着当保镖吗?事成之后再请自己吃最喜欢的冰淇淋饼。这么做当然是为了给凯特琳撑面子。

 当初嘉文和凯特琳有约定,如果嘉文屠龙成功,凯特琳就必须答应给嘉文一个追求自己的机会,但是凯特琳怎么会这么轻易的给嘉文机会,这次找嘉文只是为了了解一下虚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罢了,凯特琳很好奇。为了避免一下没必要的误会,所以凯特琳把蔚也叫来了,但是没想到的是嘉文居然还带着一个女生!这简直太有违绅士风范了。

 “我们也算认识很长时间了,但是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凯特琳道。当初嘉文有意隐藏身份,所以并没有告诉凯特琳自己是谁,但是此刻嘉文却很吃惊。

 “她不知道我的身份荆门治癫痫小发作的首选药?那么也就是说她还不知道联姻的事情喽?如果她知道联姻的事情,那么至少她那边的人会告诉她,你认识的那个谁谁谁就是德玛西亚皇子之类的。”

 想到这一点嘉文又笑了笑,如今也没必要隐瞒身份了,道:“我,我叫嘉文。”

 凯特琳一愣,嘉文?仿佛在记忆里搜索了一会儿,凯特琳吃惊道:“你是德玛西亚皇族?”

“准确来说他们都叫我嘉文四世。”嘉文淡淡道。

 “什么!你就是那个战俘皇子?”凯特琳惊讶的捂住了小嘴。嘉文这个名号就已经够吓人了,不过嘉文的叔叔伯伯那些亲王子嗣一样也可以自称“嘉文”,因为他们都是光盾家族的成员,但是“嘉文四世”可就只有一个,德玛西亚的正牌皇子,以及未来国王。

 原本还以为嘉文只是一个皇亲国戚之类的,但是听到他亲口说出他就是德玛西亚皇子的时候凯特琳难免大大的震惊了一把。

 “战俘皇子?呵呵。”嘉文笑了武汉羊角风治疗笑,道:“没想到我还有这么一个名号。”虽然那是一段“黑历史”,甚至可以说是嘉文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候,可是嘉文却早已毫不在乎,因为有希瓦娜在她身边,她所带来的温暖已经驱散了嘉文心中所有的阴暗。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提起......”凯特琳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那些过去的事情都已经不重要了。”嘉文道。这时凯特琳将目光转向了希瓦娜,这个女孩子和嘉文几乎形影不离。

 “那么她是?”

 “她是我在冒险途中遇到的一个可怜的小女孩。”嘉文看着希瓦娜,目光中尽是如何有效的治疗癫痫?无尽的柔情,希瓦娜只觉得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好像要蹦出来了一样。

 “而现在她是我的妻子。”嘉文轻轻的吻在了希瓦娜头顶吻了一下,在这众目睽睽之下。那芬芳的发香让人陶醉。希瓦娜羞涩的低下了头,几乎感动的要哭了,“哭?那岂不是很给嘉文丢脸?娜娜不能哭,不能哭......”

 凯特琳突然觉得有些脸红,毕竟嘉文曾经有意追求自己,嘉文怎么会不知道凯特琳的意思,道:“凯特琳小姐,以前多有冒犯实在是抱歉,还请凯特琳小姐不要介怀。”嘉文说的很诚恳,一个皇子能用这样的心态和自己说话,凯特琳也释怀了,笑道:“这顿你请哟。”

 “荣幸之至。”嘉文道。

 这时蔚的拳套亮起了蓝光,“凯特琳,大人给你发来了私信。哦,还有国王!”凯特琳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父亲给自己发私信是很经常的事情,但是还有国王的署名,这就很少见了。

 蔚的拳套上出现了一个小荧幕,不得不惊叹海克斯科技的惊人成就,在某些方面甚至已经超越了地球科技,只是海克斯科技是皮城立足之本,国之根本自然不能外传,由于这样的政策,造福全人类的伟大目标还是暂时别想了,起码得先打破封建垄断。

 荧幕上的字嘉文和希瓦娜都看不懂,所以蔚才放心的将它亮了出来,只是两人看完信件之后,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再看看国王的那封信件,内容基本上一样,凯特琳和蔚顿时像一口吃了十个苦瓜一样,那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嘉文摇了摇头,道:“不用说了,我已经猜到了,商量一下该怎么办吧。”

 “砰!”蔚突然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可怜的桌子顿时四分五裂,大声道:“不行!坚决不行!”

 嘉文一头黑线,又不是让你联姻,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我想静静。”凯特琳淡淡道。嘉文很识趣的带着希瓦娜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两人。尽管阅遍史书,许许多多王公贵族的子女都免不了政治联姻的命运,但是这种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凯特琳还是难以接受,更何况...凯特琳把目光转向了一脸茫然的蔚,她忽然起身抱住了蔚,吻上了那麻木的双唇。

 “放心吧,蔚,我绝对不会离开你,唔...”

 (哇哈哈,异性只为传宗接代,同性才是不变真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已笑抽。)

 皮尔特沃夫,这座科技之城。天决麟没想到,除了地球之外还能再其它地方听到“科技”这两个字,但是与地球的“电子科技”不同,皮尔特沃夫的“科技”应该称之为“魔法科技”。能见识一下瓦洛兰大陆的科技机会难得,于是天决麟拉着澜沧神雪出来逛街了。

 陪女生逛街无非就是买买衣服,吃点特色小吃,澜苍神雪这么无条件的跟着自己,总不能亏待了她。当两人回到酒店时却见大家都愁眉不展,只有凯尔看着天决麟的眼神有那么一丝异样,但很快又装作若无其事,这当然逃不过天决麟的眼睛。

 “你们怎么了?”天决麟道。众人皆不语,毕竟这是“国家大事”,天决麟这个半路加入的成员有些不得人心。不过嘉文和希瓦娜可不这么想,昨夜长谈,让两人充分的见识了天决麟的学识。

 希瓦娜将信件递给天决麟,天决麟接过信件看了一会儿,突然大声道:“卧槽!你们皇帝脑抽了吧!”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