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新闻 >

星空下的跑者群像:怀孕8月准妈妈夜跑改变自己

时间:2019-12-25 09:28:42

星空下的跑者群像:怀孕8月准妈妈夜跑改变自己

新华社广州10月14日体育专电题:终点处的求婚·异地恋的语言·准妈妈的马拉松——星空下的跑者群像

新华社记者韦骅吴鲁梁旭

准妈妈坚持跑步  有这样一群人,每当夜色降临,他们放下手头的工作,换上跑鞋,告别白天城市中的喧嚣,或独自一人,或三五结伴,沿着江边、绕着城市公园奔跑开来。他们无须等待发令枪响,他们没有对速度的苛求,只为跑赢昨天的自己。他们就是夜跑族,一群星空下的跑者。

终点处的求婚:夜跑=爱情

在广州的诸多跑团中,广州珠江跑群俱乐部是规模较大的一个,这个前身名为“帅哥美女江边偶遇队”的跑团成立于2013年3月,其成员一般会在每周二和周四晚聚集在广州花城广场约跑。

当记者来到花城广场时,珠江跑群俱乐部的“船长”古韩杰正在对团员们进行指导。据古韩杰介绍,跑团会通过微信、微博等平台招募团友,入团的门槛也非常低,几乎没有任何硬性要求。如果算上QQ群,目前跑团已经达到了2000多人的规模,团友主要以20岁到40岁的跑步爱好者为主,每次活动大约有50到100人参加,如果遇上大型活动则会有几百人参加。对于这些人加入跑团的初衷,古韩杰表示,他们有的是为了锻炼身体,有的是追随跑步热,还有的则是为了能够参加马拉松。

“现在每天都会有新人加入,我们会有专门的新人指导员对他们进行指导。现在跑步的人越来越多,以前我们沿着江边跑,可能只会看到十几个人夜跑,现在随便出去逛一下就会看到几百个跑友,”古韩杰说。

作为跑团创始人之一,古韩杰于2009年开始接触跑步运动。2012年,当听说广州将举办马拉松比赛之后,他便开始进行系统地训练。长期的坚持不仅为古韩杰带来了健康的体魄,也给他带来了幸福。2014年1月,借着参加“香港100公里越野跑”的契机,古韩杰在终点处向自己的女朋友,也是现珠江跑团的团长Jolin求婚。

“我策划了很久,当时很多人都不知道,”古韩杰笑着说。

异地恋的语言:夜跑=沟通

在与古韩杰的谈话间,跑团的女子队队长邓宴琳率先完成了当晚的训练量,在广场中央做着恢复训练。邓宴琳从事财务工作,虽然今年才加入跑团,但已有两年的夜跑经验。邓宴琳说,最初跑步是为了与当时身处异地的男朋友有一个共同的话题。

“当时他是为了减肚子,而我是为了锻炼身体,跑步成为了我们之间的纽带,可以在这个话题上互相沟通,”她说。

对邓宴琳来说,跑步最开始是异地恋的语言,但不知不觉就成了一种生活方式。2013年,在朋友的鼓励下,邓宴琳报名参加了广州马拉松的全程马拉松,“当时我就心想报一个吧,因为参加的是全马,我就开始找方法,搜集资料,进行有规律地训练,自己也在不断地琢磨,当年的成绩4小时23分,跑下来感觉也很轻松”。

如今,邓宴琳已成为RSLab欧洲跑步教练证的持有者,对于刚刚入门的新手,她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跑步是一项非常具有科学性的运动,如果不讲究科学性的话,带来的伤害也很多,即便是10公里,对膝关节的磨损也比较大,所以新人应该将走路和跑步相结合。

“不要觉得自己很慢,一旦你的心肺功能提升起来,你很快就能完成10公里。之后你再慢慢地增加,和你昨天的成绩相比较。除此之外,你还需要知道自己的问题所在。每个人,无论跑得块、跑得慢、还是跑得久,都应该对跑步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她说。

邓宴琳说,夜跑不仅让自己更加健康,还使自己交到了更多朋友。“跑团里的人,每个人都是健康乐观的,他们每个人刚开始也可能有些胖,不自信,也可能是为了减肥不吃东西,但是通过大家的互相影响,知道如何健康地吃,如何更有效运动和防止运动伤害。”同时邓宴琳强调,运动不分时间地点,就算一些人的工作比较忙,哪怕不搭电梯爬楼梯,抓住下班的时间锻炼半个小时都是非常有益的。“重点不在于你可以参加比赛、获得名次,而是你能够坚持下来,获得身心上的愉悦,”她说。

准妈妈的马拉松:夜跑=改变

在珠江跑团,记者认识了一位“特殊”的跑者,她是在广州一所高校从事行政工作的 李翔宇。即将迎来第二个孩子诞生的她已经大腹便便,怀着8个月的身孕依然奔跑。

让不少人吃惊的是,李翔宇在怀孕一个多月的时候跑了一次无锡马拉松,在怀孕3个多月时参加了一次15公里跑,在5个月时还参加了一次垂直马拉松。

李翔宇为跑步的准妈妈支招:“首先要评估自己的身体状况,容易流产的体质,或者没有运动习惯的孕妇就不要跑,我觉得孕妇跑步要减量,原来三分之一的量就可以了,跑的轻一点,跑短一点。医生说如果你自己没问题就可以跑,但如果是孕晚期就不建议跑。”

其实,李翔宇的“跑龄”并不长,去年才开始系统训练。“在生完第一个孩子大约半年之后,我的心情有些压抑,为了能改变这个现状,我便尝试着跑一公里两公里,发现心情好很多,感觉很舒畅,于是就决定把它坚持下来。”

她坦言,在一开始自己对于跑步的了解并不多,后来发现珠江跑团的团长通过半年科学的练习,便可以完成一个马拉松。

“当时我慢慢地感觉到马拉松对于一般人来说并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事情,我就想是不是可以尝试,通过跑步来改变自己,”李翔宇说。

跑团的存在为广大的夜跑爱好者提供了便利,但是在活动的组织过程中,跑团的工作人员也会遇到一些困难。

曾力是珠江跑群的一名义工,为跑友提供各种后勤服务。尽管工作略显枯燥,但曾力乐在其中。曾力告诉记者,目前广州跑团也面临一些困境,“一些公共场所的管理员出于安全考虑,往往不让我们在他们那里进行集合,现在的这个场地也是我们的“船长”费了很大努力才争取来的,”他说。

除了集合地点,跑团的成员也希望路面状况能够得到改善,古韩杰介绍,广州目前还是以水泥路居多,塑胶跑道比较少,而且在晚上行人也比较多。

“我们希望沿江十几公里都能够铺成塑胶道,我们自己也在推动这个事情。另外,我们还希望广州能够像北京那样有一个自己的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这将会是所有跑者的福利,”古韩杰说。长春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哈尔滨可以治好癫痫的医院哪家更专业武汉的癫痫病治疗的医院武汉癫痫属于什么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