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吃信息 >

晚上千万不要一个人玩LOL(五)

时间:2019-10-29 14:49:15
晚上千万不要一个人玩LOL(五)

“天黑请闭眼,心里不要乱想,椅子下,壁橱内,窗户外,房门后…什么都不会有的,还有不要自己不要放大、专注细微的声音和光线的变化。”
谁发给我的这段话,你真行!!!!你知道我现在是一个人在家么?
要有爱啊!!!

从医院回到家,我就给爸妈通了电话。简单的把这段骇然的经历过度了他们。
我妈听了以后,几番确认,才缓缓说:你在家呆着,哪也不准去!我叫你二叔到家里去,你先把屋里收拾一下。
说道我二叔,他今年都快60了,小时候我听得鬼故事什么的,都是去他家里听他讲的,我就记得我们几个小辈坐在客厅里,听他用不急不缓的口气,说着早年在他们老家发生的一件件奇事。以前我不知道村里人门口为什么家家户户都挂着一张镜子,后来才知道缘由。
我一听二叔要来,心里面稳多了。挂了电话没多久,家里座机就响了,我又把事情给二叔说了一遍。
二叔说,那房子现在不干净,你也别收拾了,等我过去看看。你现在出来院子门口等我!
我一听连忙说好,毕竟是在白天,我的畏惧感也不那么强烈了,闻着那已经有些发臭的鱼腥味,还是忍不住一阵反胃!

见到二叔开着他那辆越野车出现,我心里面说不出的放松,连日来紧绷的神经终于有了喘息之机。
我二叔招呼我上他的车,一见我,就用手在我的印堂,也就是眉心来回比划查看,接着又让我伸出手按着我的手心。
上上下下检查了一大遍,我二叔才笑着说,小子,别怕,我看你有点魔怔了,那些事,一半估计是巧合,一半估计是你自己吓自己。
我没想到二叔会这么说,连忙解释说那些事情不可能全是我臆想的,不管是周同还是女朋友,都是实实在在的!
我二叔说,那你仔仔细细吧事情前后再跟我说一遍,不要遗漏任何细节。
我酝酿了一下,开始原原本本倒豆子一样的往外说。
我二叔这次听完沉吟了好久,然后开口道:你觉得会不会是你女朋友恶作剧呢?或者和李同一起跟你开玩笑?

我脑子突然震了一下子。关于这些事,我确实觉得关键的几个场景都是和李同或者女友有关,难道真的是开玩笑?
可是如果是可玩笑,现在李同在医院,女朋友那天吓得也觉得不清,这未免说不过去了!!!

还有那些我听到的古怪声音,那个车上阴翳无比的年轻人,那场诡异莫名的游戏,这个是无论如何说不通的。
正在痛苦的思索着,二叔打断了我,说,走,先去把房子收拾干净。
中间在家里停留了一段时间,然后二叔说想去我宿舍看看,我们就一起到了学校。
路上的时候,我给女朋友发了短信,用尽量平和的口吻问她,是不是一直在和我开玩笑?
直到进了校门,女朋友都没有回短信。
我和二叔进了宿舍,其余四个舍友都在,一边叫着叔叔好,一边问我李同怎么样了。
我说李同在医院还好,关于气运的事只字没提,我怕他们心慌。
二叔拿着个不知道是三角铁还是什么东西,在房子里逡巡了一遍,然后说,没事了。
我心里嘀咕了一句,我不是真的是精神病吧?一切都是我幻想出来的?

出了宿舍,我二叔让我给女友打个电话,约她出来谈谈。
我拨通了号码,过了一会儿,她一个寝室的同学接了电话。
她说,我女友病了,发烧的很厉害,已经去校医院挂点滴了。
我啊了一声,问严重么?
她说还好,有人陪着,让我赶紧去看看。
我嗯了一声,准备挂电话,没想到这女孩忽然说,我有个事得跟你说,我害怕了!
我一听她的口气,感觉有什么东西开始蠕动起来,惴惴不安。呼和浩特市去哪治疗癫痫比较好r />她小声小气的说,我怀疑我们那天招魂真招出鬼了!
我大声的问,什么?你们招魂?到底怎么回事?
旁边二叔也听到了,示意我把对方叫出来详谈。
然后我就越她到学校的奶茶店见面,说我二叔来了,你赶紧说你们宿舍在搞什么事,我这几天都成神经病了!
她连忙应者,说十分钟就下来。

(关于这个女孩,因为有一双美腿,而且我见她的时候,十有八九都是穿着丝袜,所以就称呼她美腿女孩吧。)
那天见面后,美腿女孩说出了前因后果。
因为自从去年十月份我开始玩LOL以后,基本上一个星期7天,其中至少有5天晚上是在网吧和李同一起玩,女朋友打给我电话我有时也不接。
她问我,你记不记得今年情人节前一天,女友打电话给我,然后你们吵起来了。
我说我想起来了,那时候我玩LOL正在关键的时候,大家都在抢男爵,她打电话来非要我给她在淘宝挑衣服,当时我可能态度不太好。
她说你记得就好,就因为那事他好几天不理你,在宿舍一直哭,说你现在只想着玩游戏,根本不在乎她。
我想否认,可是觉得美腿女孩说的也在理,就叹了一口气说,是我不对!你继续说。
美腿女孩双手握着奶茶,好像在回忆什么可怕的场景,愣了好一会儿才扑闪着大眼睛,一脸委屈的对我说:我当时看不过去了,又在网上刚巧看到了一篇招魂的文章,就给她建议玩一次招魂,把你们俩惩罚一下,你也知道女士们心里都对这东西有瘾,越害怕越想尝试,当时大家都觉得好玩,要给你女友报仇,就都答应了。
我一听这个,忽然觉得无奈且滑稽,原来这都是我自作自受么?

我二叔听到这里,插话道,那后来呢,你们怎么招魂的?
美腿女孩咬着嘴唇道,我让她要来了他们俩的生辰八字,就在晚上按照网上的法子试验了,然后当时也没什么怪事。
我忽然想到那条短信,就问她怎么回事。
她说,那是我下载的软件,看过之后就没了,那短信就是我发的。你那晚上走了以后,我们都在宿舍乐了很久。
我心里想骂娘,这件事总算水落石出了,那之后的一系列事情,也是她们安排的?我向美腿女孩问出了疑惑。
她很肯定的说,就只有那个短信是她们搞得,其他的事,女友回去跟她们说,一宿舍人也开始吓傻了。然后女友就开始发高烧了,她这才意识到真出事了。
二叔在旁边一直听,没有插话,只是表情越来越凝重。

她话说完,我也没什么要问她了,关键有些事我还是得和女友当面对峙。
我二叔这时候说,你们年轻人啊,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要么是娇生惯养,稍有不顺就恶意诅咒,肆意报复。那些鬼东西,能随便沾吗?就算这世界没有牛鬼蛇神,总还要有点敬畏心吧!真是无知者无畏,哼!
说这话的时候,我二叔眼神严厉的看着美腿女孩,美腿女孩撇着嘴,低下头,不敢答话。
我看她是真怕了,也不好多说什么。
二叔继续说,还有你,到大学不好好读书,一天到晚迷上游戏出不来,一个二十岁的大男人,我在你这年龄都是家里的一根顶梁柱了!你呢?你看你这身体,再看看你那胆小的样子?像回事吗?
我被骂的毫无火气,说实话,最近一段时间,是太沉迷游戏了,不但是晚上玩,有时候还会包夜,甚至白天逃课,可是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唉,我听到二叔的责骂陷入深深地自责,只是一个劲的说,二叔,我改,我肯定改!

二叔发了一通火,看我们俩认错的态度都很好,也不忍心再说狠话,而是对我们和声道:我年轻时候不懂事,做了一件错事,那时候全国大运动,我当时也是造反派的,身上有枪,一天到晚飞扬拨扈,我记得有一次打斗中,我伤了一个孕妇,害得她流产了,娃娃掉了。可是我当时知道什么,根本没当回事,后来那女人离开了老家,我癫痫病对人啥伤害?也在没见着。
我们很认真的听着,没有打断二叔的回忆。
二叔笑了笑说,你们别怕,就是一个故事,听完了你们就知道该有敬畏之心的,不是对这鬼神,是对着老天。
二叔点了一根烟,抬头仰望着有些许浮云的万里碧空,人瞬间感到苍老了起来。关于那个时代,确实是动荡不安的,我也略有耳闻。
二叔继续说,大概那件事过了一年吧,有次我在县城里喝了酒,骑自行车往回走,路过当时把那女人踹了一脚的地方时,我怎么骑都骑不出去,明明前面不远就是进村的桥,我看得到,走不到。
狠狠地吸了一口烟,二叔继续说着,我们听得浑身发凉。
二叔说,我一看天上都是浓云,黑乌乌的两个星星都没有,就记起老家伙们的话,这是鬼打墙啊。我那时候觉得自己是完了,一条小命交代了!我那三分酒意早吓得没影了,你们想不到,当时我一个大男人把头埋在裤裆里哭,有枪能干什么用?还不是一报得还一报!

说到这里,二叔顿了顿,取出随身带的小酒壶,喝了几大口,继续到:你们这代人经历少,很多事情不了解,这世界奇了大了,有些东西被夸大了,有些东西被忽视了。我这活了半辈子一截子埋到地里的人,也没把这世界看的清清楚楚。那晚我不知道怎么就失去意识了,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己炕上,你二娘哭的不成人形,说我已经昏迷5天5夜了。你知道二叔身上发生什么事才让我从那天起洗心革面的吗?
我摇了摇头,说,二叔这段历史你从来没讲过啊,我爸也没讲过。
二叔笑了笑说,你爸那书生样,怎么会跟你讲这个。你过来,看我后背。
二叔一把从后面撩起衣服,让我过去瞧,美腿女孩也好奇的走了过去。
我看见了一条狭长狰狞的疤痕,但是和肤色的差距并不是那么大,显然已经有些年月了。
二叔说,你们摸摸,别怕,这可是鬼偷魂!哈哈,难得一见的。那晚我被人抽掉了一根肋骨,醒来后一个月才从外地回来的人嘴里知道,我打伤的那女人在外地被她二婚的男人逼的上吊了,才死没几天,我那时恍然大悟,心想我弄掉了她的娃娃,她回来抽掉我的肋骨,我不怨,我捡了条命!!!我和你二娘在知道这件事后,求老和尚做了法事,在村头的南山上又请了风水师傅选了一片地,栽了一圈松柏,给那女人和那没出事的娃娃盖了亩,半年之后,我和你爸一大家子人就从老家搬出来了。
我每年清明,还是会回老家拜拜老祖先,也顺道看看她,那是我造的孽,我得还。

我们都沉默不语,二叔的现实经历给我实实在在上了一课。
二叔后面还说,也可能是仇家把他肋骨敲断的,但是那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有自己的心结,而心结就必须解掉。
之后我们三个人去医院看了女朋友,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医生说我女友已经转到住院部了。
我们又一路问到了她的病房,推门进去,是刺鼻的消毒味道。
有个小护士赶紧过来说,你们找谁?
我说我这个我女朋友,今早进医院刚转过来。
她哦了一声说,在最里面的床铺,你进去看看,啧啧,我还没见过这种病。
我心里打了个突,看她说的那么邪乎,顾不得多想就往里走,一看女友,差点没把我吓死!!!

而美腿女孩更是直接喊出了声!
只见女友侧着身躺在病床边上,医生在旁边正给她敷药,而她的的整个背部,密密麻麻的出着不知道是水泡还是疹子的猩红小点,极为恶心。
我女友是南方人,皮肤特别好,平时也很注意保养,这种惨象,我是无论如何想象不到会发生在她身上。
我听到了女友的哭泣声,一直陪着她的同伴握着她的手,不停的安慰着。看到我们来了,示意不要出声,让我们离开。
我心里面明白,我女友肯定不愿意让我看到这种画面,所以我没有说话,拉着二叔离开了病房,美腿女孩犹豫了一下,没有跟出来,而是安静的站在里面。

是皮肤病吧?我拉住了一个医生问道。
医生说像是疱疹,但是症状上不全一样。
我二叔在旁边一直摇头,然后对我讲,这几天你先住二叔家,把你们家钥匙给我,我去处理点事。
二叔的口气不容置疑,我只好同意,想想也好,现在这种局面也不是我能掌控的。
于是二叔就把我送到了他家里。
那晚我睡得很踏实,第二天一早,我闲的无事就想上网听歌看看美剧。
由于我习惯用搜狗浏览器,所以登录后会有我关注的网页提醒。
已登录就发现。JY更新视频了。
我本打算这段时间先把LOL戒了。可是看JY视频已经成了习惯,而他更新的频率也不高,所以都很期待平时,于是就下意识的点开了。
不看还好,一看就出事了。

大家都知道YOUKU开始是有一段广告的,所以我一般会先看看大家的平路,解说有时候也会回复,比如苍姐就会很有爱的回复热爱小仓什么的。
我点到了第一面,发现清一色的都是前排,但是,在第一面的最后一行评论,竟然是李同的名字,后面只跟了三个字:看邮箱!
我以为眼花了,再看了一遍,确定是真的,于是就去登陆QQ,那天不知道怎么了,不停的让我输入验证码。
大概输了五六遍,还是登不上,我就去了网页邮箱,这下好了,直接提示我密码错误。
我就费解了,这密码我一直没改过,于是继续试,还是错,还是错。
我二娘出去买菜了,家里只剩我一个,虽然是白天,可是我又忍不住心里闷得慌。
只有决定去网吧试试。因为这里靠近商业圈,所以店面都很贵,附近的网吧就一个小蚂蚁,我以前上过一次。
这时候是中午,但是网吧今天举办一个网友的推广,坐满了试玩的人。
我问吧台开个机子,她说已经满了。
然后这时候刚还有个人是临时卡要下机,我就问他坐哪台,他说是4区23.
我说好嘞,我记住了,然后吧台给我开了票。
他们这个网吧格局是两层,1区是游戏,2区休闲,3区影视,4区是包厢在2楼。
我到了4区开始找机子,很快就找到了22,是个小女生在看韩剧,然后我看她旁边坐的个玩斗地主的,但是号码不是23,是24.
我心想估计是双号在一起,就往后找,没想到就直接到了25.
我往左边看,仔细找了一圈,都坐满了人,就是没有23这台机子。
然后我就下去找网管,网管跟我说当时贴号的时候搞错了,少贴了一个23。
也就是说,根本没有那台电脑。
那刚才走出去结账的那个人,我忽然感到胸口被锤子撞了一下。
刚才那个人的脸,多么像戴着眼镜的那个年轻人!!!
这时候我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是一条语音短信。
我按着号码拨了过去,听到了李同和一个人在对话。
那个人说的口音很奇怪,像是闽南语,我也听不懂,但是李同说的话我都能听清楚。
他只是一个劲儿的叫着,你别逼我,你别逼我。
那人语气很急,像是在咆哮,也很冷厉,像是冬天的霜刀子。
我这时候忽然意识到,他说的是台湾话,然后对话忽然终止了,最后只听见李同挣扎着喊叫说:我知道你了,你是西北猝死的那个人!!!
我听完对话,毫无头绪,就先给李同他妈打个电话。
没想到网络对冲,有人正在拨我的号!!!
我等着电话打过来,一边往回走,刚出网吧,电话响了,真巧,是李同的妈妈。
他告诉我,说李同从医院跑出去了,现在还没找到,问他是不是跟我在一起。
我说我在我二叔家,没有在一起,我刚想说我收了条语音短信,然后想法给他,但是拿下来一看,收件箱空空如也。
我知道这事玄了。只能向他妈先敷衍着,就挂了电话。
我记得我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李同托付我务必给他搞到10个人的气运,可是我没有照做。
看现在这个情况,估计他遭人害了,我想赶紧联系2叔,不行就去**局报案。
这已经演变成劫持事件了。
我脑子里一边想着下一步的对策,一边回荡着李同最后一句话。
那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我打开了百度,搜索了“西北猝死”这几个字,虽然我QQ登陆不上,可是网络还是能用的。
但没有相应的结果。
我想了想,又搜索了台湾西北猝死这几个字。
第一页的最后有一天新闻,是说一个台湾的LOL玩家再玩吧玩游戏,猝死了!!!
我当时手猛地一抖,手机摔倒了地上!
我捡起手机,做到了网吧门口的台阶上,新闻上说:
【香港中通社三日电】台北消息:玩网络游戏竟丧命!新北市二十三岁男子陈++,在网吧熬夜连打二十三小时游戏后,一日晚间被发现猝死在座位上。警方赶到现场,竟见他全身僵硬,双手向前伸出,推断其死前仍一手打键盘、一手握滑鼠,“奋战”至生命最后一刻。
我一看,才知道,我是把“新北”这两个字听成了“西北”,因为发音及其相似。
而且我注意到,原来他死去的年龄,赫然就是23岁。而他是在网咖熬夜连打了23小时,他的死亡时间好像也是2月3号!北京癫痫病动手术有什么不好啊r />23,23,23,这个鬼东西一遍一遍的出现,是夙愿么?还是某种暗示???
那个电话里的声音,到底是不是台湾的这个人?
疑惑太多了,巧合也太多了。
我从小就记得说凡是鬼魂都是因为前生执念太重,死后连招魂的都带不走,只能在这世上变成孤魂野鬼,除非夙愿得逞,否则就无法超脱。
以前一直当这些都是假的,可是看到这越来越相关,越来越真实的线索,我真的不知道该相信到底什么才是真的了。
大白天的,我都感到阴风阵阵,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有股数不出的疏离感,好像我和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要是能回到以前,那该多好。
我给二叔打了电话,二叔说他明早就回来,让我今天不要多想,现在家里好好休息。
我说好的,可是心里还是虚。
回到家,电脑还开着,令人想不通的是,桌面右下角,我的QQ已经显示在线。
谁登陆的?
我出门的时候记得过很清楚,因为验证码的关系,我根本上不去,现在可好,这QQ竟然自己登陆了?
可能么?
我反问自己,但是没有答案,这时候弹出来了一个邮件,是时光网的影评合集,隔几天就会出,我注意到了其中一行字:金凯瑞主演《灵数:23》.
巧合,巧合,我在心里默念,这绝对是巧合。
我不信!!!
我把鼠标重重的一点,删掉了那封邮件。
看到邮箱,我想起了出去上网的初衷,是因为在JY视频底下的一条李同的留言,让我看邮箱。
难道他说的就是这封么?
显然不是,我注意到在这封的底下,也就是早一些的时候,还有一封李同发来的。
标题是:救我。看完立删!!!
我脑子乱了,难道李同真被绑架了?
可是看看时间,是昨天晚上2:23分的,而李同妈妈电话里说他是一清早趁着她妈给她买早餐的时候从医院跑丢的。
诡异,半夜里,怎么可能给我发邮件,我想到了一种可能,这邮件是提前写好的。然后做完再用手机发给我。这是唯一一种合理的解释。
但是那个巧合的时间点让我将信将疑。
点开邮箱,是李同一些琐碎的日记,或者说是记事,有的是一句话,有的罗七八糟写得很长,我顺着一路看下来才发现,这是他那天借钱时候跟我说的,自从怪事发生以来他的记录。(也就是开头我发的那部分,但是不全,这是一部分。)
内容很长,除了记事之外。还有很大一部分关于他玩LOL的诡异体验,我当时看到三分之一,QQ上忽然有人弹我。
我一看,是美腿女孩的头像!!!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